我自小和表姐相依为命,她叫阿萍,比我大两岁。 二十岁的时候,表姐和一个叫做阿超的男人结婚, 他是做烧腊的每天一早开工,放工之后,就和猪朋狗友赌钱, 很多时间都不回来睡觉。 有一天晚上,在睡梦之中,我被一些异声吵醒, 我打开房门一看黑暗中祗见表姐被阿超五花大绑, 放在厅中我险些惊叫出声,此时祗见阿超走近表姐, 将她的睡衣脱下露出杏色的胸围,我一向并不知表姐原来有这么丰满的乳房。 此时,表姐的乳房在她胸围紧迫之下,就像两袋白米要破衣而出, 我简直看得一眼不眨。 接着,阿超又将表姐的睡裤脱下,露出红色的内裤, 小小的三角裤将她饱满的下体包着,可以清楚看到, 在三角两边有很多黑色的阴毛走露了出来。 阿超正肆意在搓捏表姐的两边乳房,跟着又挖她的下体, 将表姐弄得呻吟声大作阿超一边抚摸表姐,一方面自己脱光衣服, 我见到他下身有一大堆黑毛还有一条很长的阳具, 阿超将那条又大又长的阳真放在表姐脸上揩擦, 弄了好一会阿超就将它塞入表姐口中,我相信它一定到达表姐的喉咙了。 接着,阿超就在表姐口中持续做着出出入入的动作。 看完之后,我久久不能入睡,最后祗好用手解决, 才可以进入梦乡。 自此之后,我经常留意我的女同学,试图找一个合适的对手。 后来,我找到了一个叫阿芬的女同学,我经常约她放学后去逛街, 她十次有五次答应我自问反应算不错。 一个星期六下午,我约了她去扒艇,到了目的地, 才知道她还约了另外两个女孩一个叫珍妮,另一个叫阿丽。 我们租了两支小艇,阿芬和珍妮先上了其中一支, 剩下我和阿丽我们祗好上另外一艘小艇。 这个阿丽和阿芬的年纪差不多,身材比阿芬还好,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阔脚短裤圆领恤衫。 她坐在我对面,我祗能看到她的一双大腿,如果是珍妮坐在我对面就好了, 因为她穿的是一条牛仔短裙她的裙下春光,可以令我一览无遗。 扒了一会艇,阿丽被海上风光吸引了视缐, 双腿无意中分开我把握这个机会,看到她原来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。 「你在看甚么?」阿丽突然问道。 原来我看得入了神,不知她已经发现我在偷窥她。 我不知说甚么才好。 谁知她起身走过来,坐在我旁边。 我猜想难道她要罚我,推我落海吗? 「你刚才看到甚么?」她一坐下就问。 「我、我没看到什么?」我真的不知怎样回答她才好。 「你一定看到我了,我也要看你。 」她说着,伸出她的手就来拉我的拉链, 一手捏住了我的阳具说道: 「哗, 好热好硬哦!」 她隔着内裤在搓弄我,令我非常紧张, 突然觉得一凉我的阳具巳跳了出来,暴露在空气中, 她正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的阳具。 「这不公平哦!你看我的,我也要看你!」我也伸手去解她的皮带、拉链, 接着整条短裤也除了她下体祗剩下一条小得可怜的白色三角裤, 看着那贲起的部份我用手轻轻的按下去,感觉是暖的, 柔软的我继续摸下去,感觉里面已经开始湿润了, 她也用手将我的阴茎握住上下套弄。 我忍无可忍,将她的三角裤也脱了下来, 祗见她那里祗有幼幼的几条毛,但整个下体却是粉红色, 微微隆起我向下摸,摸到一条缝,那里已是润湿一片, 手指顺势伸入她却夹紧双脚,「哎哟!」一声叫了出来。 我唯有改下向上,从恤衫脚伸手进去,摸到胸围和两团有弹性的软肉。 突然,她大力的将我套弄,令我非常紧张, 我也大力的回敬她就这样,我终于将我的精液, 喷射在她白晰的大腿上。 吃了晚饭,我送阿芬回家,平时我祗是在楼下就和她分手了, 今天我特意陪她搭电梯她住二十楼,当电梯上升的时候, 我突然将她抱实向她狂吻,她也揽着我,还将柔软的舌头伸到我嘴里。 我吻她的耳朵,她整个人也软了下来,依在我身上, 我问她: 「我可以摸你吗?」 她不作声 我便伸手按在她那胀鼓鼓的乳房上她是那么温暖、那么柔软又富具弹性, 虽然隔了几层衣服也可感到她的乳尖慢慢在变硬。 我趁她不留意,将电梯按停,然后后伸手解她的恤衫钮。 她按着我的手, 说: 「不要, 恐怕有人!」 我说: 「不怕的, 这么夜!」推开她的手继续解她的衫钮。 恤衫解开,见到她浅蓝色的胸围,我一口吻下去, 她更软了我一边吻,一边将她的乳房从胸围中解放出来, 「波」的一声粉红、细小的两点,展露在我眼前, 我用舌头舐弄这两点她难过得将腰肢扭来扭去, 双手在我腰肢乱摸我知她想要甚么,便将她的手, 拉去我那硬了起来的东西上面她一碰到我,即刻想缩开, 但给我硬按下去。 但接着她就不动了,乖乖的轻握着我的阳具。 我知她已动情, 便在她耳边说: 「让我看看你的大腿好吗?你放心, 我保证不会侵犯你的。 」 说完便伸手到她裙下,拉开她的拉链, 她完全没有反抗很容易便将她的短裙脱了下来, 她羞得将脸孔藏在我胸口我看到她那浑圆而丰满的屁股, 给包裹在一条粉蓝色的比坚尼三角裤内我不禁轻轻的抚摸它, 它是那么的圆那么么的有弹性,在我的抚摸底下, 她也轻轻的震动我循着那圆型,向前摸索,摸到一处微微隆起的所在, 泉水正不断涌出她的阴毛也被我触到,那些茸毛真是非常柔软, 就像天鹅绒一样我很小心,用两根手指,轻轻的将粉蓝色的薄布, 慢慢褪下来跟着探手到那湿润的缝,我祗在外围徘徊, 就已令她娇喘连连双腿乱摇,于是我蹲下来, 将她的一条腿挂在我的肩上由这个角度,我可以清楚看见那迷人的神秘地带, 它是粉红色的可能由于太湿的关系,令那洞口的茸毛纠结一起, 令人有一塌煳涂的感觉我不理那么多,用舌头舐那湿滑的洞口, 她动得更加利害泉水亦泊泊而出,弄到我整张脸都是她的分泌。 就在此时,电梯「轰」的一声,再次起动, 我知是管理员叫人修理好连忙和她一起穿好衣服。 今天一连两次,和两个不同体形的少女胡混一场, 但始终未能真个销□我满心不高兴,自怨自艾, 唯有回家自己用手解决。 回家一推开门,见到表姐卧在沙发上,看来是喝多了两杯, 来不及入房便已睡倒。 我本来打算迳自回房,不理她的了,但走近她时, 才发觉她的裙子掀起露出了一条小得无可再小的黄色三角裤, 一束束阴毛从裤边走露了出来我再留意,她上半吊带裙的吊带也跌了下来, 一边的乳房也走了出来那硕大的乳房,棕色的颗粒, 傲然翘在我面前我被眼前的奇景吸引住了,我一再和自己说, 这是我的表姐。 但本能的反应,却使我渐渐发硬。 此时表姐一转身,另一边吊带也跌了下来, 变成两支大乳房都展现在我面前。 我慢慢走近她,跪在她面前,望着她那贲起的地方, 我有强烈的好奇想清清楚楚看一看它是甚么样子。 我的手慢慢伸近那条黄色的小裤子,拉着它的边缘, 轻轻的向下拉那一大丛的茸毛,慢慢展现在我眼前, 它占的面积非常之广阔由小腹一直伸展到股后, 又浓又密我伸手轻轻的碰它一下,它竟然是湿的, 这令我非常冲动立即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,将我那冲动非常的阳具拿了出来。 我本来的意思,祗是在表姐面前自己用手解决。 可是表姐突然弹起,一手将我的阳具捉着,在我不知发生甚么事的时候, 她已将它放入口中大力的吸吮着,她那灵活的舌头, 将我舐得欲仙欲死她将我整根阳具,像舐雪条一般, 由龟头舐起一直舔至根部,跟着她将我推倒在沙发, 骑在我头上此时在我眼前,就是一大丛黑森林, 而在黑森林中间有一道红色的溪流,我感到她仍在吮我的宝贝, 我也用舌头替她服务舐呀舐的,令到她「依依哦哦」连声。 突然,她将我的阳具放了出来,但仍骑着我不放, 这时我感到她的舌头在舐我的「袋子」,这种感觉又是截然不同, 估不到她继续向下舌头已经来到我股缝,她轻轻的伸入去, 又一来一回沿着我的股缝打转这几下令到我险些把持不住, 我依照她的方法也用舌头舐她的肉缝,并将手指伸进去。 一支、两支、三支,真想不到这个地方, 可以伸进三支手指相信是阿超将她训练得多, 使它可以容纳庞然巨物。 这样玩了五分钟,我的阳具越来越硬,表姐背向着我, 骑在我腰蒙我感觉我的东西,已进入了一个套子, 而这个套子是温暖潮湿的,表姐此时就像一个女骑士, 在我身上不停耸动一上一下的。 而我的阳具,就在她体内一出一入,即使她不动的时候, 她那里也像有吸力一般在吮吸我的阳具。 我被她骑了一会儿,便由被动变为主动, 将她双腿放在我肩上看清楚目标,将我的阳具, 深入她的要害出出入入,双手握着她的乳房, 想不到她已经接近三十岁了乳房仍然充满弹力, 令我爱不释手。 我不停的活动,她也扭着腰肢来迎合我,大家身上都是汗水, 就在这时候她一个翻身,用屁股向着我。 我明白她要的是甚么,于是便将我的阳具, 对准她的股缝用双手稍为张开,清楚的看到那个小洞, 便慢慢的放入去里面真是非常紧凑,甚至令我有点儿疼痛的感觉, 而表姐亦在闷哼着我用尽全身力量,挤了进去、再拉出来, 表姐紧张得全身发抖我也拼尽全力,如是者进出了十多次, 我再也忍不住双手握着她的乳房,痛快地在她阴道内一泄如注。 望着她股缝倒流出来的液体,和她颓然倒在沙发上的身体, 我不禁后悔怎么可以和自己敬爱的表姐做出超友谊的事呢? 我望着她发呆, 不知如何是好再看她宿醉未醒的样子,我连忙悄悄熘回到自己的房间, 装作没有事发生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