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进行大装修,几个星期以来都沙尘磙磙, 令我很不方便每日都要埋怨一番。 终于,装修大功告成了,这天,我发现电梯久候未至, 唯有由十五楼走到地下 只见大堂堆放了一大堆家 杂物, 有人正在搬家进来。 我大叹倒楣之际,忽然一阵清香扑鼻而来, 一个身材健美的少女向我点头微笑。 面对这个美人儿,我当然立刻报回笑容, 搭讪问︰「搬到几楼?」 「十五!」她轻声说 甜甜一笑眼波一转,令我立时如沐春风。 「真巧!我也住在十五楼!」我说,我已马上想到, 她正是自己的邻居。 捱了好几个星期沙尘噪音之苦,换来这么甜美的一个俏芳邻, 看来相当值得。 「干甚么?」忽然有女人嗓音大喝︰「胡乱跟人家搭甚么讪?」 我回头一看, 一个身形肥大的中年女人双手叉着腰站在大堂中央。 「你是甚么人?」她不客气地向我质询。 我呆了一下,那少女立刻向胖女人说︰「妈!不要这样, 他是我们的邻居哩。 」 胖女人冷笑了一声。 我也不便多说,立刻离去上班。 下班回到家里,邻家似乎已安顿妥当,我从铁闸向内望, 只见那少女穿着松身上衣短裤在抹家修长的美腿均匀白嫩。 她也发现了我,向我甜美的笑了一下,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。 回到家里,我开了啤酒送烧味饭,门前似乎还传来邻家少女的清香。 吃了半盒饭,忽然门铃响了起来,门外是邻家那少女。 「我叫阿怡!」她自我介绍。 我连忙开门︰「有甚么事吗?」 阿怡面带歉意的说︰「我妈今早这么凶, 真对不起!」 「没问题。 」我说。 「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」阿怡接着问。 「甚么?」 「我家的厕所灯坏了,可替我换一换吗?」阿怡问。 我立即答应,拿着梯子到她家问口时,忽然停住问︰「你妈妈……」 阿怡摇头一笑︰「她出外买东西去了。 」 我立时释疑,拿着梯子走进屋里,整间屋已经窗明洁净, 萦绕着阵阵清香 果然是一个女孩子的家。 阿怡开亮厅堂的灯照进厕所里,我拿着灯泡攀上梯顶, 阿怡在地上扶着梯子 我把旧灯泡除下来, 自阿怡看一下竟看见阿怡敞开的衣领里头, 是一双雪白丰满的玉峰, 玉峰上的焦点嫣红圆润傲然挺立。 我深唿吸一下,想把视缐移开,但诱惑实在太大, 想一直看下去 又害怕阿怡向上看时会发觉。 我希望时间会凝住,但这是不可能的事, 我看见阿怡的头动了一下 立刻把目光移开, 主动向她说︰「请替我拿着旧灯泡。 」 她浅笑一下,举起手接着,但这时,她上衣的钮扣突然松脱, 一个结实的玉峰袒露了出来。 阿怡面颊立时红了起来,拉好上衣,我也不好意思, 立即换好灯泡走下梯子。 大门打开,胖女人走进来,她喝骂︰「干什么?你们干什么?」 我迟疑一下, 胖女人已一巴掌掴到我脸上︰「你快磙!」 回到家里 我心中当然不忿只是刚才真是有理说不清。 激忿之馀,索性咕噜咕噜地喝了两罐啤酒, 倒头便睡。 过了不知多少时候,我听到有人在按门铃。 朦胧地开了门,门外是阿怡, 她双眼通红, 泪流满面。 我惊讶地问︰「甚么事?」 阿怡扑倒在我怀里︰「妈又打我!她实在太过份, 她当我只是一件附属品 我受不了!」 她激动地紧搂着我, 阵阵幽香传送到我的鼻端我深深地唿吸, 阿怡丰满的胴体把我贴得紧紧, 我感到有一阵难以形容的舒畅传遍身体 也感到体内血脉在沸腾。 我轻声说︰「别怕,我保护你。 」我看着她乌熘的大眼睛,替她轻抹泪水。 「你真好,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你是好人。 」阿怡的眼睛闭着。 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,樱桃小嘴微微吐着气。 我吻了下去,我们四唇相贴,我把她搂得更紧。 我用手按住她的乳房,由慢到快的揉动起来, 当我快速的抖动着手时 她从喉间发出诱人的声音: 「啊????嗯??嗯?????啊???」 双手由推变成了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, 继而由于窝在沙发里使得气息不继 只好将头后仰打开喉咙, 任我强嘴按在上面。 我放开了她的乳房,手伸入短裤里,抚摸她光滑的臀肉, 另一只手则从松身上衣伸进去抓住她饱满柔滑的乳房 下面的手翻到前面 顺着光滑的大腿内侧向上, 手指执着的落在了她长着阴毛的阴阜上 将中指挤开大腿根柔软的嫩肉, 在她薄如蝉翼的短裤外摩擦她火热的阴唇 她难以控制的从喉间发出了难忍的哼叫。 我加大力度玩弄她已经发硬的乳头,疼痛使她女性潜意识里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发, 她无力的说: 「轻点疼,」我放松了改用温柔的抚摸, 下面的手指已经挑开阴唇 直接在裂缝中利用不断涌出的湿滑润腻的体液, 轻松的找到了那粒已经胀大的阴蒂。 手指快速的挑逗使她变得全身瘫软,我知道是时候了, 然后一下将她抱了起来 突然的失重使她紧张的一下双手抱住我的脖子, 我将她抱紧了卧室。 我将她放在床上,不给她反应的时间,就脱下了她的松身上衣和短裤, 然后停下来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她手放在她丰满柔嫩的乳房上, 不做任何的动作 她意外的不知发生了什么, 睁开因含羞紧闭的双眼当看到我的眼神时, 慌乱而羞耻的连忙转过头闭上眼睛。 我在她耳边用满含情意和诱惑的说: 「睁开眼睛看着我, 」她摇摇头 我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顶点, 慢慢的加大力量她感觉到我的执着, 嘴里说: 「不要, 」还是害羞的睁开眼睛对视着我 看着我慢慢的靠近她紧张不断喘息的嘴唇, 她突然双手抱住我的脖子 将嘴凑上来紧紧的吻住我的嘴, 舌头伸出来舔着嘴唇寻找着我的舌头, 我将舌头迎上, 纠缠在一起。 我开始激烈的抚摸她姣好的肌肤,手伸到她两腿之间, 她知性的分开双腿 我将手指插入她湿滑的肉穴, 拇指按住她的阴蒂一边抠挖着火热的肉穴, 一边激烈的揉搓她的阴蒂, 她忍不住的在喉腔里发出欢快的哼叫。 我慢慢的从她的身上退到她的双腿间,她知道我在看着她已经动情而打开的阴唇, 羞耻的双手摀住自己的阴部我拉开她的手, 她忍不住说: 「不要看」 我用手将她被体液打湿粘在一起的阴毛, 轻轻的分开两片不算大的肉唇 她不解的擡头看着我说: 「你要干什么?」 我坏坏一笑, 一下就吻了上去她意外的「噢」惊叫一声, 我知道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, 她惊叫后的话证实了我的判断 她说: 「不要, 脏 」我擡头说: 「怎么会,这是我喜欢你的表示, 」 说完含住她的阴蒂用火热的舌尖舔弄, 她被刺激的浑身发颤 嘴里不停的发出各种控制不住的叫声。 不一会她变得全身僵硬,双手抓住我的头, 胯部迎合着我的舔弄 嘴里发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压抑的欢快的叫声, 我知道她高潮了爲了让她无法忘记, 我用牙轻轻的咬住她的阴蒂, 延长她高潮的时间「啊,我要死了,啊!」 待她高潮后平息一点, 我爬上去 双手扶着她的头问: 「舒服吗?」 她不在回避我的眼神用不可思议的又充满情迷的眼神看着我, 点点头 继而羞耻的一下转过头,双手则抱着我将柔滑的乳房压扁在两人胸间。 我伸手扶住我已勃起坚硬的阳具,在她的肉唇间滑动, 轻轻的说: 「我能进去吗?愿意把你给我吗?」她转过头用含着春潮和爱意的目光看着我 一边点头一边轻擡自己的胯部给我迎接的信息。 当我进入到她身体里,她再也没有矜持了, 双手抱住我嘴里不停的哼叫外, 双唇在我脸上洒下一片吻雨, 双腿盘住我的腿知性的配合我的冲刺。 二十分锺后,她在虚脱般的高潮后抱住我, 不让我下来同时矛盾的流出了泪水, 阿怡问我︰「妈说男人都一定骗女人, 你会骗我吗?」 我一边抹去她的泪水 一边温柔的说: 「当然不会, 我会一生呵护你。 」 她轻轻的: 「嗯」了一声。 我侧身躺下,把阿怡抱在怀里,就这么裸身睡去。